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正版资料大全全年 > 八家子乡 >

王素芹、张金龙与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锦州市太和

归档日期:07-02       文本归类:八家子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素芹,女,1967年9月26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金龙,男,1991年8月21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26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员会,住所地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

  上诉人王素芹、张金龙因与被上诉人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员会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2015)太民一初字第004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素芹及上诉人王素芹、张金龙的委托代理人李永明,被上诉人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晟轩、李智光,被上诉人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赵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王素芹、张金龙一审诉称,二原告系母子关系,原告王素芹与丈夫张维松于1990年3月13日结婚后迁入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1991年原告张金龙出生,原告王素芹的原户籍地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乡女儿河村在其迁出后将其承包地收回。二原告作为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多年来一直未分得承包地。2009年2月,锦州石化公司职工住宅项目启动,需征用包括原告家庭原有承包地在内的15.9956公顷土地,由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政府发布征用土地《通告》、锦州市太和区房屋拆迁征地指挥部发布《八家子村土地补偿实施通告》,原告家原有的1.53亩承包地(菜田)和宅基地均在被征收范围之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征收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本案中,实际上是第一被告城投公司向农户实际发放征地补偿安置费用,第二被告八家子村委会并未依法将征地补偿费用的收支和分配情况,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二被告在补偿标准不透明、不公开、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原告王素芹的丈夫张维松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几天后发给一个存折,被分得补偿费31万元。二被告解释说这31万元是张维松及其父亲张喜两人的承包地征地补偿,没有二原告的份额。为此事,二原告曾多年向村、乡、上级政府反映情况,表达诉求,至今未得到解决,无奈诉至法院,按照国地局《征用土地方案》的安置补助费标准,二原告每人应得到安置补助费15.3万元。故二原告请求法院判令二原告享有承包地征收补偿费分配权,由二被告给付二原告安置补助费30.6万元。

  被上诉人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一审辩称,2009年7月11日,我公司征收八家子村的部分土地,与原告王素芹的丈夫张维松签订了《征收验收单》,至今已有6年之久,故原告的起诉已经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原告在八家子村没有承包土地,不是被征收土地的相对人和补偿主体;原告王素芹的丈夫张维松家庭承包的土地在征收范围内共计1.3亩。我公司依据《土地承包合同》、《土地承包情况登记表》并经过实地勘察、验收,按《八家子村土地补偿实施通告》的标准确定补偿金额,张维松签订《征收验收单》确认无误后,我公司支付补偿款。至此,我公司征收张维松家庭承包土地的工作结束,没有错误。综上,原告起诉我公司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会员一审辩称,二原告是我村村民,我村于1984年开始实行土地承包,2000年开始实行第二轮承包,但未对承包地及人员进行调整,故二原告并未实际分得承包地。这次石化公司的征地项目所发放的补偿款是按照所征土地的面积、地段,根据《征收公告》的征收标准发放补偿款。二原告因没有承包地,故没有分得补偿费。二原告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二原告系母子关系。原告王素芹与丈夫张维松于1990年3月13日结婚后由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乡女儿河村迁入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婚生子即本案原告张金龙于1991年8月21日出生。在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的二轮土地承包改革中,二原告未分配承包地。2009年,因石化公司项目需要被告城投公司征收了八家子部分土地,原告家庭中张维松和张喜的耕地1.3亩在该范围内,原告家庭得到补偿费31万元。二原告因未分得耕地补偿费用,多年来,一直向有关机关反映情况。

  原审法院认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本案中,被告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员会已按土地征收标准确定了土地补偿费并按照实施,且土地征收与补偿标准得到政府部门批准。故原告请求享有承包地征收补偿费分配权以及二被告给付安置补助费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王素芹、张金龙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890元,减半收取2945元,邮寄费40元,合计2985元,由原告王素芹、张金龙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王素芹、张金龙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二上诉人享有承包地征收补偿费分配权,由被上诉人向二上诉人每人支付安置补助费15.3万元,合计30.6万元,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一、一审法院事实认定不清。上诉人王素芹与张金龙系母子关系,但均已取得八家子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一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2009年上诉人家庭土地被征收时,被上诉人仅对上诉人王素芹的丈夫张维松和其父亲张喜和二人的承包土地进行了补偿,二上诉人没有分得补偿费,一审法院对此也未加以认定。上诉人家庭取得的补偿费31万元,仅是就被征收的承包土地的补偿,属于征地补偿费当中的土地补偿费,原审判决“本院认为”部分表述“被告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员会已按土地征收标准确定了土地补偿费并按照实施…”也说明了被上诉人所发放的补偿费仅是土地补偿费,并不包括上诉人诉求的安置补助费。被上诉人八家子村集体经济组织并未依照法律规定履行任何民主议定程序,来决定在本村内部分配收到的土地补偿费,一审中也未提供任何材料证明已召开了上述会议,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八家子村委会已经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没有事实依据。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中均可以看出,安置补助费的分配与是否承包到土地没有必然关系,征地补偿费用归全体村民所有,所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都完全平等地享有参与分配征地补偿费用的权利。征地补偿中的安置补助费,是对失地农民的就业、安置的经济补助,分配安置补助费是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个人为基本单位分配的,只要是依靠被征土地生存的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村民均有权获得安置补助费。一审法院错误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混淆了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区别,而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时,只适用第二十四条前半段,对后半段规定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及第二十三条都未加以适用,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并且村民的自治权并不能对抗公民的生存权和财产权,即使被上诉人八家子村委会制定了分配方案,也履行了相关程序,但如果该分配方案明显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侵犯上诉人合法财产权,也是无效的。三、上诉人每人应得的安置补助费为10200元/亩×15倍=153000元,被上诉人应向二上诉人支付安置补助费合计30.6万元。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应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依法支付安置补助费,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答辩称,二上诉人在我公司征收的土地范围内没有承包土地,因此不应该给付征收土地对应的安置补助费用。

  被上诉人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员会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征收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放弃统一安置的家庭承包方,请求发包方给付已经收到的安置补助费的,应予支持。其中安置补助费是支付给承包地被依法征收且放弃统一安置的家庭承包方,其性质是对土地承包经营权人失去承包经营权的一种补偿,应当由土地承包经营权人取得。本案中,上诉人王素芹、张金龙虽为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村民,但并未在该村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无土地承包经营权也就不存在因为本次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征收土地而失去承包经营权的情况,故原审判决对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支付安置补助费的诉讼请求未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征用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为该耕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六至十倍。征用耕地的安置补助费,按照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数计算。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数,按照被征用的耕地数量除以征地前被征用单位平均每人占有耕地的数量计算。每一个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的安置补助费标准,为该耕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四至六倍。但是,每公顷被征用耕地的安置补助费,最高不得超过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十五倍。

  征用其他土地的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参照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标准规定。

  征用城市郊区的菜地,用地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缴纳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

  依照本条第二款的规定支付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尚不能使需要安置的农民保持原有生活水平的,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可以增加安置补助费。但是,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用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三十倍。

  国务院根据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提高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

  (一)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王素芹、张金龙与锦州市太和区新民乡八家子村民委会员、锦州市太和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锦州市松山新区松山街道办事处松山村村民委员会与闫生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本文链接:http://tomodachi-ane.com/bajiazixiang/88.html